书库排行
当前位置: 首页 > 玄幻魔法 > 火影之黑色羽翼 > 第280章 刺杀和报复 (上)(作者:死亡熊猫)
火影之黑色羽翼

《火影之黑色羽翼》

加入书架添加书签

第280章 刺杀和报复 (上)

    “你该回咸阳了。***小*说 .”晓的房间内,夜无忌斜躺在榻上,晓则是坐在一边的梳妆台在整理头发。这里是晓的房间,在天人之争结束的第二天,夜无忌就顺理成章的和晓在一起了,之后夜无忌索性就搬到晓的院子里,就这么在天宗待了七天。晓的房间布局异常的简单和整洁,除了一个简单的梳妆台,根本看不到其他任何女性的特征。要说房间里最显眼就是墙上那个巨大的道字,在道字前面放着一个蒲团,可以想象出平常晓一般都是在那里打坐的。“真不想回去啊。”难怪有人温柔乡是英雄冢,之前夜无忌还绝对这句话太绝对了,可是现在一看,这话说的果然不错,这几天和晓在一起,芙蓉帐暖,颠龙倒凤,实在是让夜无忌都有些不想回咸阳了。“行了,快起来吧,盖聂肯定已经在等你了,要不我让盖聂亲自来叫你。”晓笑着摇了摇头,站起来,就向着外面走去“别,我这起来。”听到晓这么说,夜无忌立即从床榻上起来,开始穿衣服。“师尊,早饭已经准备好了。”晓刚走出房间,一个俏丽的女道士,就走了过来,恭敬的说道。“嗯。”晓淡然的点点头。“恩哼。”夜无忌咳嗽一声,有些不好意思的对着这个女道士点头笑了一下,就急忙离开了房间,接下来的房间还是需要这个女道士收拾。在第一次和晓在一起的晚上,在第二天看到这个女道士淡然的出现收拾战场,夜无忌实在尴尬的要死,到是晓丝毫不觉得尴尬。就算是现在,夜无忌虽然没有当初那么尴尬了,可还是有些不好意思。“保重。”“保重。”夜无忌和晓彼此默契的点点头,夜无忌就转身离开了道家天宗,这次的分别,想要彼此在见面,谁也不知道会是什么时候,或许永远都不会再见。晓之所以这几天对夜无忌热情似火,或许有这方面的考虑,一旦突破这个星球,会遇到什么晓也不清楚。对于晓这方面的的担心,夜无忌也不知道该怎么说,以玄都,太上老君的弟子这个身份都陨落了,东皇太一,帝舜都陨落了,可以想象现在的那里肯定有了巨大变化,那种层次根本就不是他能够插手的。他记忆中西游记,封神榜,最多只能做一个背景参考,虽然北冥子没有多说一些玄都的事迹,不过夜无忌还是从玄都话中知道,西游记,封神榜的事情都是真正发生过的,而他陨落的时代,这些事情也早已经不知道过了多少年了。“殿下你好像有心事。”下山的路上,盖聂看着沉默不语的夜无忌,开口道。“没什么,只是想到一些事情而已。”夜无忌对着盖聂摆摆手,示意他不必担心,他刚才回忆晓先前的话,觉得有些不对,晓好像有一些话,想要对他说,不过不知道为什么最后没有说出去。“师父,为什么不能把虞渊封印的事情告诉无忌,这样他完全可以提前布置,减少一些牺牲的。”道家天宗的后山,晓不解的看着坐在凉亭里的北冥子,在夜无忌离开的时候,她本来想要提醒夜无忌注意下蜀山的虞渊封印,没想到却被北冥子用天籁传音给阻止了。“这样虽然可以减少一些损失,却会惊动其他人,一旦让他们察觉到我们的举动,会很麻烦,我已经安排好了,我们离开之后,不久他就会得到虞渊封印的消息,虽然时间短了些,他还是会有时间准备的。”北冥子闭着眼睛,淡淡的说道。“你放心,以他的实力,就算那里破封,也危险不到他的安全,最多是牺牲有些大而已。”“我明白了。”晓淡漠的点点头,表示她理解了。“走吧,回咸阳了。”来到山脚下,看着外面的袅袅人烟,夜无忌情不自禁的伸了个懒腰,天宗的出尘气氛太重,让他有些不适应,要不是为了晓,这样的地方他可待不住。嗡。就在这个时候,夜无忌和盖聂突然目光一变,只听见空气中传来剧烈刺耳的响声,前方,左右两边,三个方向,三个长达两米的弩箭向着夜无忌和盖聂激射而来。“殿下小心。”盖聂手中木剑一动,强大的真气在木剑上盘旋,两道强大的剑气被盖聂劈向左右两边,迎向那里飞过来的弩箭,而他本人则是身影一动,出现在夜无忌的身前,木剑斩向身前的那个弩箭。轰。三个弩箭几乎被盖聂同时摧毁。嗖嗖嗖。三道黑色的人影突然从一边跳出来,强大的气势涌动,三个人,三把寒光闪闪的剑,向着夜无忌冲去。“哼。”盖聂冷哼一声,身影一动,就冲向三人,同时木剑一动,一道强大的半月形剑气从木剑上发出,把这三道人影全部覆盖在剑气的攻击范围内。“破城弩,竟然还是三架,真是大手笔啊。”夜无忌在一边淡淡的看着盖聂冲向那三人,同时小心的戒备着周围,从这三人的气势来看,这三人都是绝顶高手,三个绝顶高手,加上三架破城弩,换成对付其他人是足够了。可是想要对付他,简直是开玩笑,且不说他本人的实力,就说有盖聂在,这些人就别想伤到他。破城弩,是这个时代军队用来攻城和对付绝顶高手的武器,强大的攻击力,足以贯穿城门,破坏绝顶高手的护身真气,就算是盖聂这样的顶尖绝顶高手,如果连续被破城弩击中,也是非常危险的。“这三个家伙不错啊,盖聂这家伙真是。”看着盖聂以木剑独自面对三个绝顶高手,夜无忌不由的摇了摇头,蚩尤神剑这么锋利的名剑,盖聂竟然以太过于锋利,而放弃了。“幸好渊虹快修好了。”不得不说那个荧惑之石还是有些用处的,正好可以用来修复断裂的渊虹,修复渊虹的人,正是当初打造渊虹的人,墨家的徐夫人。砰砰砰砰。就在夜无忌一边小心的查看四周,一边胡思乱想的时候,在夜无忌的周围地下突然冒出了四个人,四个全身掩盖在土里的人。这四人刚从地面爬出来,就爆发出一股强大狂暴,一往无前的气势,四个人,四把剑,四道寒光,一往无前的向着夜无忌刺去。..看着那逐渐靠近,没有丝毫感情的眼神,夜无忌微微摇了摇头,刚准备出手,却突然发现自己脚下的地面一动,一道森寒的剑光从地面向着夜无忌的胯下刺去,几乎在同时,夜无忌感觉上面传来些许风声,一道全身覆盖在绿色的装束下的人,一剑从上空对着夜无忌的脑袋刺去。六个人影,六道狂暴惊人的气势,六个方位,彻彻底底的绝杀。“死士吗。”看着逐渐靠近的六人,夜无忌的嘴角露出一丝微笑,后六把剑贯穿了夜无忌的身体,同时也贯穿了他们彼此的身体。“殿下。”盖聂看到这一幕,脸色立即大变,哪怕他知道夜无忌实力惊人,甚至超过了他,这一刻他也是十分的担心,一剑逼退这三人,盖聂就准备向着夜无忌冲去。“拦住他。”一个沙哑的声音从其中一个黑衣人身上传出。顿时三个黑衣人气势一变,拼命挡住盖聂向着夜无忌冲去。“找死。”被挡住的盖聂,脸色立即一变,同时手中的木剑剑势一变,横战八方,一瞬间,木剑的剑影笼罩着那三个绝顶高手,等第八剑挥出的时候,这三人一瞬间全部呆住不动了。紧接着三人全身剑气爆发,血迹四溅而出,三人倒了下去“这不应该。“其中一个黑衣人在倒下去之前,双眼不甘的看着盖聂,他完全没有想到盖聂竟然会突然使用卫庄的成名绝招。在之前他们可是演练过多次,完全可以困住盖聂的。只可惜这个时候盖聂心急夜无忌那一边,根本没有理会他。“干掉了吗。”一边的树林中,一颗高大的树木上,一个人影小心翼翼的隐藏在树叶中,小心的看着夜无忌那边,此时他双眼激动的看着被六把剑贯穿身体的夜无忌,至于这六人的剑彼此贯穿了对方,他根本不介意。“真是无趣。”夜无忌看着同样中剑的这六人,哪怕生命在流失,这六人的眼神还是没有丝毫的变化,坚定这种情况,夜无忌情不自禁的轻声叹了口气,然后被贯穿的夜无忌,身体扭曲了一下,就这么消失。紧接着一个完好无损的夜无忌出现在一边,阴阳术,幻境诀。他之前就怀疑这次刺杀不会那么简单,又怎么会那么蠢的待在原地等着敌人的进一步行动呢。“殿下。”看着夜无忌完好无损,盖聂终于松了一口气。“情况危急,殿下我们赶快离开吧。”盖聂急忙说道。“好吧,看来没有下一步的行动了。”说话间,夜无忌右手一挥,纠缠在一起的六人,同时被冻结起来,后冰片碎裂,化成了漫天的冰花。不只是这六人,就连被盖聂干掉的那三人,夜无忌也是如法炮制,让他们的身体消失了。“这都没有干掉,果然十分棘手。”等到夜无忌盖聂两人离开很久之后,树林中的那个人,才悄悄的离开树林。“看来他们还没有死心,殿下以后还请多加小心。”机关朱雀上,盖聂有些担心的说道。“绝顶高手级别的死士,到真是舍得。”夜无忌也不得不佩服幕后的人,这样级别的死士,哪怕是盖聂面对也是头疼,完全是同归于尽的打法。“殿下有些过于忧虑了,依我看他们只不过用秘术或者丹药爆发而已,用绝顶高手做死士,恐怕没有那个世家有如此底气。”盖聂缓缓说道。“也是。”夜无忌想了一下,确实如此,绝顶高手本来就少,哪怕真有死士修炼到这个级别,也肯定不会这么浪费。“不过。“夜无忌突然冷笑道,“真当我好欺负啊。”夜无忌这个时候也生气了,这些家伙气焰太嚣张,无论是对他的刺杀,还是对大秦的官员的刺杀,实在是太过分了。不得不承认这个时候,大秦的官员危险性大增,原秦国和韩国,燕国这些地区还好些,原楚国,燕国这两个地方大秦的官员死伤率是最高的。“殿下准备怎么做。”盖聂问道。“当然是对等报复,敢刺杀我,那就准备付出同样的代价吧。”大秦,咸阳宫,第一大学。扶苏刚结束今天的校园工作,刚回到自己的办公室,立即面色一紧,房间内多出一个陌生人,一个陌生漂亮女人出现在他的办公室。“农家田言见过扶苏公子。”陌生女子对着扶苏微微行了个礼,微笑道。“农家。”扶苏冷冷的看着田言。“不错,昌平君留给公子的势力。”田言淡淡的说道。“哈哈,这个笑话实在是太好笑了。”扶苏气极反笑,“不知道田言姑娘看过青龙计划这本书没有,如果没有的话,这里就有。”“田言已经拜读过了,那只不过现在的大秦太子胡编乱造罢了,以昌平君大人和扶苏公子的关系,岂能算计公子,这一切不过是他为了夺取太子之位,故意诬陷昌平君,然后算计公子而已。”田言平静的说道。“是不是胡说,我难道不清楚,你身为帝国叛逆,竟然敢出现在我面前,胆子不小,你可知道我一句话,你走不出咸阳城。”扶苏走到自己的座位上,冷冷的说道。“扶苏公子确实可以让我走不出咸阳城,只不过这却让公子失去了最后的机会,公子难道就这么甘心在这里一辈子待在这里,表面上这是太子与你兄弟和睦,实际上这是太子在防着你。”田言说着脸上浮现出一丝微笑,后接着说道,“现在帝国,只有公子能够威胁他的太子之位,其余世子根本不堪一击,所有太子才会把你放在这里,放在他的眼皮底下,无论你做什么,他都可以第一时间知道。”“你废话说完了吗。”扶苏打断了田言的话。“无论昌平君和公子有什么误会,现在昌平君大人已经去世,这些误会都不存在了,以昌平君和公子之间的关系,只要公子需要,农家就是公子的势力,以农家的势力,加上其他势力,那个位子公子不是没有机会。”“你们会这么好心。”“当然我们不是白帮助公子,只要公子坐上那个位置的时候,一句话就可以了。“田言说出了她的要求。“你要求我改变父皇的政策,这绝对不可能。”扶苏听到这个要求之后,断然摇头拒绝道。“公子应该明白那位已经彻底放弃了你,公子不必现在给我答复,可以好好考虑一下,无论何时,只要公子同意这个要求,我们就是公子的手下。”田言说着就转身悄悄离开了房间。“哎。”在田言离开之后,扶苏一直维持着他坐在椅子上的姿势,良久之后,扶苏才深深的叹了口气,站起来离开这个房间。在扶苏离开后不久,房间内一边的墙壁上挂着的一个山水画,画上的一只站在树枝上的小鸟,其眼珠子突然动了几下,后就恢复原样。就算有人看到这一幕,肯定也会认为自己眼花了,画上的小鸟的眼珠子怎么可能会动呢。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小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 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